血根草

[別名] 四物草,側生爵床(學名直譯)
[外文名稱] 聖約翰草(St. John’s Bush),Sanguinaria(血根草)
[來源]為爵床科(Acanthaceae)植物血根草 Justicia secunda 的葉子、全草。

[型態特徵]草本或灌木,莖直立或斜上升,高0.5~3m,莖圓形~鈍四邊形,具多數淺縱紋,無毛或嫩枝微被柔毛。葉柄細長,長8-35mm,具短柔毛;節膨大,與近節的葉柄常呈紅色;葉片卵形至長圓形卵形,長8-15cm,寬2.5-6.5cm,稍肉質,全緣或波浪狀,先端漸尖至長漸尖,基部鈍或圓形,有時歪斜,兩面無毛或近無毛;主脈和側脈6-8對,突出,無毛或有時微柔毛,稍具反卷毛。圓錐花序,頂生,最初小,逐漸變大,並隨著時間的增長而有分枝,5-9×2-4cm(不計花冠),花側生,擁擠或疏遠(5-7mm),花序梗稍具短柔毛;花柄長10-30mm;苞片與花冠對生,狹三角形,長1.5,寬0.5mm,銳尖,邊緣具纖毛,圓錐花序的下部分枝被小而狹窄的對生葉片;小苞片鑽形,長1-2mm,寬0.25mm,邊緣具纖毛。花近無柄;花萼5淺裂,長6-8mm,深裂,裂片近等長,長圓形披針形,長5-7mm,寬0.8-1.25mm,無毛到多毛,具腺毛與非腺毛的混合物,邊緣具纖毛;花冠淡紅色至暗紅色,長30-38(-40)mm,無毛或上部微具柔毛,管長22-36mm,直徑3-5mm,唇近等長,上唇直立,狹卵形,長22-25,寬4-5mm,圓形,全緣在尖端,下唇直立或稍張開,長圓形,長20-22mm,卵形裂片,長2-25mm,寬1-2mm,皆卵形,頂端圓形;雄蕊伸出花冠筒的嘴外18-24mm,花藥鞘膜近等長,近平行,近等長地附著於0.5mm寬的組織;花柱長20-28mm,略短於雄蕊,稍反卷,柱頭微小,近頭狀。果實長9-12mm,寬約4-5mm,徑2-2.5mm,具柔毛,柄長4-5mm,卵球形到近球形,長5-7mm;種子4,長橢圓狀,長2.5-3mm,寬2.5-3mm,徑0.5mm,無毛,稍粗糙。
[其他學名] Amphiscopia moricandiana Nees;Dianthera lucida (Andr.) Benth. & Hook. fil.;Dianthera secunda (Vahl) Griseb.;Dianthera secunda var. geniculata Griseb.;Dianthera secunda var. lucida (Andrews) Griseb.;Ecbolium geniculatum (Sims) Kuntze;Ecbolium lucidum (Andr.) Kuntze;Ecbolium moricandianum Kuntze;Ecbolium orthotactus Kuntze;Ecbolium secundum (Vahl) Kuntze;Justicia caracasana Willd. ex Nees;Justicia caripensis Kunth;Justicia coccinea Forsyth ex Nees;Justicia geniculata Sims;Justicia lucida Andr.;Justicia moricandiana (Nees) Lemée;Lustrinia geniculata (Sims) Raf.;Rhacodiscus lucidus (Andr.) Lindau;Rhacodiscus moricandianus (Nees) Bremek.;Rhacodiscus secundus (Vahl) Bremek.;Rhytiglossa geniculata (Sims) Nees;Rhytiglossa lucida (Andr.) Nees;Rhytiglossa moricandiana (Nees) Nees;Rhytiglossa secunda (Vahl) Nees;Sericographis caripensis (Kunth) Nees
[生境分布]新興藥用植物,各地庭院,藥園,少量栽培供觀賞或藥用。原產自非洲中北部與熱帶南美洲。
[栽培要點]扦插(為主)繁殖,喜溫暖潮濕,陽光充足的環境,生命力與繁殖力超強。
[採集加工]全年可採收,洗淨,鮮用或切段曬乾備用。
[化學成分]
01.葉:生物鹼,香豆素[09]和酚類葡萄糖苷,單寧,三萜,類固醇;N-arylpyrrolidones:secundarellone A(3-hydroxy-1-(2’-hydroxy-4’,5’-dimethoxyphenyl)pyrrolidin-2-one)、secundarellone B(cis-3,5-dihydroxy-1-(2’-hydroxy-4’,5’-dimethoxyphenyl)pyrrolidin-2-one)、secundarellone C(trans-3,5-dihydroxy-1-(2’-hydroxy-4’,5’-dimethoxyphenyl)pyrrolidin-2-one)[03];luteolin 7-O-[β-glucopyranosyl-(1→2)-β-rhamnosyl-(1→6)] β-glucopyranoside and luteolin 7-O-[β-apiofuranosyl-(1→2)]-β-xylopyranoside、黃酮,多酚 [06]。2‐caeoyloxy‐4‐hydroxy‐glutaric acid[08]。
02.鮮葉精油:富含多不飽和或多烯脂肪酸甲酯,脂肪酸酯佔檢測到的化合物的46.66%,其中最豐富的是9、12、15-十八碳三烯酸甲酯(36.56%)。 鑑定出的其他大量化合物是9-十八碳醯胺(7.12%),e-14-十六碳烯(6.3%),三氟乙醯氧基十六烷(6.00%),1-十七碳烯(5.68%),十六碳酸,甲酯(棕櫚酸甲酯) (5.06%),9,12-十八烷二酸,甲酯(4.33%),苯甲醇乙酸(3.40%) [04]。
[藥理作用]
01.糖尿病傷口感染的抗微生物活性:目的:糖尿病是一種在北美和加勒比海地區高發的慢性非傳染性疾病。糖尿病足部綜合症是一種併發症,可導致傷口和潰瘍,並可能被感染。選擇血根草(一種在巴巴多斯當地稱為“血根”的植物,用於民間傳說中的傷口癒合),以測試其通過抗菌活性來幫助糖尿病傷口癒合的能力。因此,針對糖尿病傷口中常見的金黃色葡萄球菌ATCC 25923,銅綠假單胞菌ATCC 27853和糞腸球菌(臨床菌株)進行測試。方法:該植物由當地用戶收集。該植物的甲醇和丙酮抽出物是利用索氏抽出法製備的。使用改良的Kirby-Baurer方法評估抗菌活性。使用濃度為200 mg/ml,100 mg/ml,10 mg/ml和1 mg/ml的抽出物,以及標準環丙沙星(ciprofloxacin )5 µg陽性對照和5%二甲基亞碸(DMSO)溶液陰性對照。結果:血根草甲醇和丙酮抽出物的抽出率分別為15.3%和0.75%,在三種測試細菌的濃度範圍內均無活性。與陽性對照相比,陰性對照和抽出物的相對抑制區直徑(RIZD)值均為0%,陽性對照的值為100%。結論:從血根草製作的抽出物的體外篩選對三種被測細菌均無抗菌活性,因此不支持這種作用機理 [01]。

02.抗菌活性:血根草抽出物和針對腸桿菌科和鹽水蝦鹵蟲鹽沼林分離的幾種革蘭氏陽性和革蘭氏陰性細菌菌株。將植物地上部分的乙醇抽出物依次用正己烷(FHX)和氯仿(FCH)分配萃取,保留水溶液(FOH)。所有部分均顯示出對革蘭氏陽性菌蠟樣芽胞桿菌(ATCC 9634)和金黃色葡萄球菌(ATCC 6538P)的殺菌活性,而對革蘭氏陰性菌株大腸桿菌(ATCC 0389),肺炎克雷伯菌肺炎(ATCC 10031)沒有活性。尋常型(ATCC 9920)和鼠傷寒沙門氏菌(ATCC 14028)。水溶性部分(FOH)在鹽水蝦生物測定中顯示出活性,LC 50值為37.93mg/ml。將原始的FHX和FCH分進行短柱色譜分析。FHX的三部分和FCH的四部分對革蘭氏陽性菌具有活性,而對革蘭氏陰性菌則無活性 [02]。

03.降血糖功效:在動物實驗中,有可能在健康動物中誘發高血糖症。隨後,藥物的施用使得可以測量這種誘導的高血糖症的演變。我們在這項工作中使用的是這種藥理學方法,以評估血根草對健康動物的影響並產生高血糖。在這些不同實驗中,空腹大鼠的基礎葡萄糖水平範圍從0.59±0.02 g/l到1.2±0.05 g/l。,血根草水抽出物(AEJs)從2到3 g/kg體重劑量,在正常血糖大鼠中誘發劑量依賴性低血糖。藉由無水葡萄糖的4 g/kg BW(通過強制飼餵)的葡萄糖實驗,可測出高血糖(葡萄糖> 1.2±0.05 g/l)。因此,在給藥治療30分鐘後,血糖出現峰值增加。由葡萄糖誘導的高血糖症在用EAJ和glibenclamide治療的動物中逐漸減少和消除。當大鼠分別用2.5mg/kg體重和3g/kg體重的AEJs預處理(在強力餵食葡萄糖之前進行處理),而另一方用10 -2gm/kg體重的glibenclamide進行預處理,葡萄糖引起的高血糖峰低於未預處理的高血糖對照組。高血糖症的減少更為明顯,高血糖的消除發生得更快。類似地,在後處理動物中,與高血糖對照組相比,血糖恢復正常的速度更快。恢復至基礎葡萄糖後,在高劑量的AEJs和glibenclamide觀察到低血糖。葡萄糖引起的高血糖症的劑量降低是劑量依賴性的,並且3 gm/kg BW的劑量與glibenclamide在10 -2 g/kg BW時的劑量基本相同(P> 0.05)。檢查對照正常血糖大鼠和用AEJs和glibenclamide治療的正常血糖大鼠的肝臟釋放的葡萄糖水平表明,AEJ和glibenclamide降低了肝臟釋放的葡萄糖。註:國內血糖值多用mg/dl為單位,也就是100毫升血漿有多少毫克的葡萄糖 [07]。

04.α-葡萄糖苷酶抑制活性:目的:通過HPTLC生物自顯影技術篩選血根草中的α-葡萄糖苷酶抑制劑。方法學–對血根草的葉抽出物及其分萃成分進行HPTLC生物自顯影,評估其α-葡萄糖苷酶抑制潛力。來自甲醇抽出物的水層(AQ)分萃通過聚苯乙烯Diaion®HP-20上的柱色譜進一步分離。兩個AQ分萃揭示了活性化合物,可通過製備型HPTLC和半製備型HPLC分離得到。使用HPLC-ESI-MS,HRESI-MS和NMR分析可實現對它們的鑑定和結構解析。結果:α-葡萄糖苷酶抑制劑在TLC板上的紫色背景上顯示為白色區域。水粗抽出物,甲醇抽出物和甲醇抽出物衍生的AQ分萃顯示出α-葡萄糖苷酶抑制作用。在後者中,豐富了兩種抑制α-葡萄糖苷酶的非對映異構混合物。它們被鑑定為新穎的2‐caeoyloxy‐4‐hydroxy‐glutaric acid和非對映體secundarellone B和C。結論:目前的研究表明血根草具有α-葡萄糖苷酶抑制功效,支持其在糖尿病治療中的傳統藥物用途 [08]。

05.抗高血壓活性:研究旨在為科特迪瓦(Côte d’Ivoire)的傳統高血壓治療中使用血根草(爵床科)建立科學依據。我們使用了血根草葉的總水抽出物(TAEJS)。用於記錄兔子血壓的實驗裝置是基於路德維希水銀壓力計的原理。TAEJS在5.55~55.55 mg/kg可產生可逆性的劑量依賴性低血壓。與家兔的正常血壓相比,TAEJS導致的血壓下降範圍為7.93±3.02至-8.41±5.2%。TAEJS的50%有效劑量為26.18 mg/kg。就像乙醯膽鹼引起的低血壓一樣,由TAEJS 26.18 mg/kg引起的家兔低血壓,可被阿托品在劑量為3×10 -5到3×10 -1 mg/kg逐漸抑制。然而,對於高達3×10 -1 mg/kg的阿托品劑量,這種抑制作用並不完全。在沒有阿托品的情況下,由TAEJS引起的低血壓劑量為26.18 mg/kg,為58±2.1%,在阿托品劑量在3×10 -5到3×10 -1 mg/kg之間,TAEJS引起的低血壓從45.3±2.11降至5.09±0.96%。當TAEJS的劑量增加在22.22至55.55 mg/kg之間,會將腎上腺素5.78×10 -4 mg/kg所引起的高血壓從60.8±1.29%降低至-5.91±-1.22%。TAEJS對家兔血壓的藥理研究表明,本植物抽出物具有潛在的降壓作用,這是由於存在幾種尚待確定的活性物質所致 [10]。

06.抗氧化抗炎和鎮痛活性:本研究評估了血根草葉子甲醇抽出物的體外抗氧化,鎮痛和抗炎活性。方法:採用上下法進行急性毒性試驗,最大劑量為2 g/kg。使用角叉菜膠和福爾馬林誘導的足爪水腫模型評估抗炎活性,並使用醋酸誘導的扭體反射和舔尾測試模型評估鎮痛活性,而使用2,2-二苯基-2-基(DPPH)評估抗氧化活性和鐵離子還原/抗氧化力分析法(FRAP)。結果:抽出物耐受性良好,在觀察期間未發現毒性或死亡跡象。抽出物在DPPH和FRAP模型中均產生抗氧化劑活性的濃度依賴性增加。在DPPH(54.07%)測定和FRAP(1.58 lM)測定中,抽出物均以400μg/ml呈現最佳活性。該抽出物在抗炎和鎮痛活性上均產生顯著(P <0.05)的劑量依賴性增加。抽出物的抗癌和消炎活性(0.4 g/kg)與研究中使用的參考藥物(aspirin和pentazocine)相當。結論:這項研究表明,血根草具有抗炎,鎮痛和抗氧化的活性,並為其在傳統醫學中用於這些目的提供了藥理基礎 [11]。

07.對血紅蛋白S溶解度和鐮狀紅細胞膜穩定性的體外影響:鐮刀型紅血球疾病(Sickle cell disease或drepanocytosis)是由於異常血紅蛋白S在氧氣張力降低時的聚合所引起的。這導致紅血球形狀的改變和貧血。還假設鐮刀型紅血球疾病患者的紅血球含有高於正常濃度的鈣離子。這些離子與膜蛋白結合,導致脫水,紅血球變形和細胞間粘附。最近顯示,從一些剛果傳統醫學植物中抽出的花青素用於鐮狀紅血球中,具有體外抗鐮狀紅血球活性。血根草是Jehovah’s Witnesses人在剛果使用的一種植物,因人們拒絕輸血,而用於抗貧血而聞名。材料與方法:經由Emmel,Itano和滲透壓脆性試驗,以檢驗分離自血根草葉片的花青素抽出物對血紅蛋白S溶解度和鐮狀紅血球細胞膜穩定性的影響。結果:發現血根草中的花青素具有抗鐮刀型紅血球的活性。經過處理的鐮狀紅血球恢復了正常的經典雙凹形式,其半徑為3.3±0.3 µm,與正常的紅血球相似。用花青素抽出物處理後,脫氧血紅蛋白S的溶解度增加,而鐮刀型紅血球的滲透脆性降低。結論:這些發現表明花青素抽出物在穩定紅血球膜和抑制血紅蛋白S的聚合中都有作用。這為早期報導一些剛果植物中花青素的抗鐮狀紅血球性質及其用途提供了可能的分子基礎 [13]。
[性味]味淡,性寒。
[功效]清熱利濕,涼血止血,收斂止血。
[主治]鼻炎,感冒發燒,咽喉腫痛,咳嗽(痰少),熱病遺熱,肝炎,黃疸型肝炎,腸胃炎,瘧疾,麻疹和血熱型的經痛、痔瘡腫痛,外傷出血,傷口潰爛,湯火燙傷,缺鐵性貧血,三高症。
[用法用量]內服:煎湯,15~30g,鮮者60~120g,以鮮用為主;絞汁蜜調服或搗汁含漱。外用:適量,洗淨,果汁機攪爛外敷或煎水洗或晒乾研末調敷或製成外用藥膏、面霜塗敷。
[使用注意]脾胃虛寒者慎服。
[急性毒性]葉子甲醇抽出物急性毒性以劑量 2.0g/kg測試,未發現毒性,可推論藥用劑量是無毒的 [11]。
[附方介紹]
01.感冒發燒:血根草鮮葉60~120gm,水煎服。(葫蘆網.驗方組)
02.肝炎:血根草鮮葉60~120gm,白尾蜈蚣15gm,牛筋草15gm,水煎服。(葫蘆網.驗方組)
03.發熱:血根草鮮葉子,不拘量,水煎當青草茶喝。(原產地住民常用)
[附註]
01.種小名 secunda 拉丁文的意思是「一側容易長葉子→側生枝條(側芽)的」,意思是血根草會一直長側生枝條,直到空間不夠,才會長高。(作者)
02.本品的葉子加水煮沸幾分鐘,溶出的花青素顏色相當深紅,也可以用沸水沖泡,顏色一樣鮮紅,青草界常有「紅色補血」的傳說,是衍生自「以形補形」的傳說。(作者)
03.血根草葉子與莖枝所含鐵量只有26.6mg/100gm乾重,對缺鐵性貧血而言,並非優良的補鐵植物,反而刺莧(Amaranthus spinosus),含量可達236.6mg/100gm乾重,是優良的補鐵植物 [05]。然而另一篇文獻卻報導剛果的血根草葉子鐵含量高達(240.49 mg/g±19),可在剛果的流行醫學中用作抗缺鐵性貧血的植物藥 [12]。(作者)
04.本品在原產地許多國家,居民在工作之餘,常有煮血根草當青草茶喝的習慣。(作者)
05.本品紅色的花青素,對熱穩定度高,無氣味,可作為食品染色用,但花青素易被pH值影響,使用應考量食品的pH值,以防出現異常顏色。(作者)
06.本品屬新興藥草,在台灣逐漸流行栽培,青草界也有一些誇大的效果在流傳,建議不要盲目聽信,儘管血根草水煎無毒,如果疾病沒有改善,應就醫治療。(作者)
[參考資料]
葫蘆中醫藥專業資訊網.驗方組(葫蘆網.驗方組)
外文文獻出處未列,請不要盜用。

 4,864 人(總瀏覽數),  40 人(今天瀏覽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