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春皂莢

恆春皂莢
[名稱]恆春皂莢
[別名]台灣皂莢,華南皂莢,野生皂莢(拉丁學名直譯),雞扁公,雞角刺,懸刀。
[來源]為豆科Leguminosae植物恆春皂莢Gleditsia fera (Lour.) Merr.的葉,棘刺,果莢。

[型態特徵]
小喬木至喬木,高3~42m;枝灰褐色;刺粗壯,具分枝,基部圓柱形,長可達13cm。葉為一回羽狀複葉,長11~18cm;葉軸具槽,槽及兩邊無毛或被疏柔毛;小葉5~9對,紙質至薄革質,斜橢圓形至菱狀長圓形,長2~7(12)cm,寬1~3(5)cm,先端圓鈍而微凹,有時急尖,基部斜楔形或圓鈍而偏斜,邊緣具圓齒,有時為淺鈍齒,上面深棕褐色,有光澤,無毛,有時中脈上被柔毛,下面無毛;網脈細密,清晰,凸起,中脈在小葉基部偏斜;小葉柄長約1mm。花雜性,綠白色,數朵組成小聚傘花序,再由多個聚傘花序組成腋生或頂生、長7~16cm的總狀花序;雄花:直徑6~7mm;花托長約2.5mm;萼片5,三角狀披針形,長2.5~3mm,外面密被短柔毛;花瓣5,長圓形,兩面均被短柔毛;雄蕊10;退化雌蕊線狀柱形,長4~5mm,被長柔毛;兩性花:直徑8~10mm,萼、花瓣與雄花的相似,惟萼裡面基部被一圈長柔毛;雄蕊5~6,花藥頂尖,不呈橢圓形;子房密被棕黃色絹毛;胚珠多數。莢果扁平,長13.5~26(41)cm,寬2.5~3(6.50)cm,勁直或稍彎,偶有扭轉,果瓣革質,嫩果密被棕黃色短柔毛,老時毛漸脫落呈深棕色至黑褐色,先端具2~5mm長的喙,果頸長5~10mm;種子多數,卵形至長圓形,扁平或凸透鏡狀,長8~11(14)mm,寬5~6(11)mm,光滑,棕色至黑棕色。花期4~5月;果期6~12月。
[其他學名] Gleditsia rolfei S. Vidal;Gleditsia formosana Hay.
[生境分布]南部山坡地,雜木林邊。各地校園,藥用植物園少量栽培供教學,不常見。
[栽培要點]種子繁殖(地上發芽型),喜溫暖潮濕,陽光充足的環境。
[採集加工]
葉:幾全年可採,鮮用或曬乾備用。
棘刺(皂莢刺):幾全年可採,切片曬乾備用。
果莢:6~12月採收,洗淨,曬乾備用。
[化學成分]
葉:黃酮類,多酚類,皂苷。
棘刺(皂莢刺):黃酮類,多酚類,胺基酸,三萜皂苷,刺囊酸(Echinocystic acid),皂莢皂甙C(Gleditsia saponin C),黃顏木素、非瑟素,並有少許無色花青素。
果莢:多酚類,皂苷。
[藥理作用]
1.抗凝血作用:皂角刺水煎劑連續7天灌胃3,9g生藥/kg可明顯延長小鼠凝血時間,減輕大鼠動靜脈血栓重量;體外實驗2.33,6.98,20.93mg/ml均能明顯抑制家兔血小板聚集;單次灌胃15g生藥/kg可明顯延長家兔血漿複鈣凝血時間、凝血酶原時間、白陶土部分凝血活酶時間、凝血酶時間,增強血漿抗凝血酶活性;對家兔血漿纖維蛋白原含量和優球蛋白溶解時間無明顯影響;對血管舒張功能無顯著作用。其活血化瘀作用機制與抑制血小板聚集,作用於內源性及外源性凝血途徑,抑制凝血酶形成,提高抗凝血酶活性,對抗凝血酶的作用有關。
2.抗肝纖維化:皂角剌在臨床上常用於治療B型肝炎。研究發現。從皂角剌木質部分中提取的有效成分黃顏木素6.25~50umol/L以劑量依賴方式顯著抑制血小板衍生生長因數(PDGF)作用的刺激,50umol/L時完全抑制此作用,並能抑制轉化生長因數β1(TGFβ1)誘導的細胞內膠原合成;PDGF誘導啟動的肝星狀細胞增殖與TGFβ1誘導的膠原合成是肝纖維化形成、發展的兩個關鍵環節,黃顏木素在這兩個關鍵環節上具有雙重抑制作用,表明黃顏木素可抑制肝星狀細胞的啟動、增殖和膠原合成。
3.抗菌、抗炎作用:皂角刺能抑制或殺滅多種革蘭陽性菌和革蘭陰性菌。3%的皂角刺水煎液對星形奴卡菌等有抑菌作用。平板打洞法檢測顯示,皂角刺煎劑對金黃色葡萄球菌、卡他球菌有抑制作用;噬菌體篩選法提示皂角刺有抗噬菌體作用。皂角刺還可抗麻風桿菌,外治麻風,效果顯著。
[性味]
葉:味辛,性溫。
棘刺(皂莢刺):味辛,性溫,歸肝、胃經。
果莢:味辛鹹,性溫,有小毒。
[功效]
葉:祛風解熱,解毒消腫。
棘刺(皂莢刺):消腫托毒、透膿排膿、搜風殺蟲。
果莢:豁痰開竅,殺蟲止癢。
[主治]
葉:咽喉腫痛,乾咳,咽乾,鼻炎,鼻塞,皮膚炎,濕疹,香港腳。
棘刺(皂莢刺):癰疽腫毒,瘰癧,癘風,瘡疹頑癬,產後缺乳,胎衣不下,降低血脂,坐骨神經痛,面部神經麻痹。
果莢:中風昏迷,口噤不語,疥瘡,頑癬。
[用法用量]
葉:煎湯,3~10g,鮮者10~30g;或入散劑或絞汁蜜調服或搗汁含漱。外用:適量,洗淨,果汁機攪爛外敷或煎水洗或晒乾研末調敷或製成外用藥膏、面霜塗敷。
棘刺(皂莢刺):煎湯,3~10g,鮮者10~30g。外用:適量,洗淨,酒煎外敷或晒乾研末調敷或製成外用藥膏、面霜塗敷。
果莢:煎湯,1~3g;或入丸、散劑。外用:適量,研末搐鼻;或煎水洗;或研未摻或調敷;或熬膏塗;或燒煙薰或製成外用藥膏、面霜塗敷。
[使用注意]皂刺:瘡癰已潰者及孕婦禁服。
[中毒原因]過量食用皂莢。
[中毒症狀]皂莢有溶血作用。但高等動物一般對其吸收很少,故口服並無溶血毒性,而主要症狀有局部粘膜刺激作用。但如服用量過大或胃腸粘膜有損傷,則可產生溶血和其他組織細胞毒作用,特別是中樞神經系統,可致先痙攣後麻痺,最後呼吸衰竭死亡。
[中毒急救](1)局部粘膜刺激,停藥即可;(2)有痙攣應趕快送醫院掛急診,並把藥材或植物帶去供醫院參考。
[中毒病例]中國曾報告因服大劑量皂角煎劑(200g,混以老醋一杯)而中毒死亡者,服後嘔吐、腹瀉,繼之痙攣、昏迷,終致死亡。病理檢查見胃粘膜腐蝕,腸粘膜充血水腫,腦充血水腫。腦、心、肺、脾、腎等臟器內紅血球呈消失現象,肝、脾有含鐵血黃素吞噬之現象,說明有大量溶血。
[附方介紹]
1.治癰疽惡毒,外發內發,欲破末破,在四肢肩背肚腹之外者,則痛極大腫,在胸脯腰脅肚腹腸胃之內者,則痛極大脹:皂莢刺飛尖一兩,乳香、沒藥、當歸、川芎、甘草各二錢,白芷、花粉、金銀花各五錢。水、酒各二碗,煎一碗半。毒在上,食後服;毒在中半飽服;毒在下,空心服。未成可消,已成即潰。
2.治癰疽,癌,瘰,惡瘡:生發(燒,留性)三分,皂莢刺(燒,帶生)二分,白及一分。上為細末。乾摻或井水調敷。
3.治乳癰:皂莢刺(半燒帶生)半兩,真蚌粉三錢。上藥研細。每服一錢,酒調下。
4.治產後乳汁不泄,結毒:皂角刺、蔓荊子各燒存性,等分為末。每溫酒服二錢。
5.治瘡腫無頭:皂角刺,燒灰陰乾為末。每服三錢,酒調,嚼葵花子三五個,煎藥送下。
6.治痔疾,肛邊癢痛不止:皂莢刺二兩(燒令煙盡),臭樗皮一兩(微炙),防風一兩(去蘆頭),赤芍藥一兩,枳殼一兩(麩炒微黃,去瓤)。上藥搗羅為末,用釀醋一斤,熬一半成膏,次下餘藥,和丸,如小豆大。每於食前,煎防風湯下二十丸。
7.治腹內生瘡在腸臟:皂角刺不拘多少,好酒一碗,煎至七分,溫服。不飲酒者,水煎亦可。
8.治大風癘瘡,體廢肢損,形殘貌變者:皂角刺飛尖一斤
(微炒,研為極細末),赤鏈蛇一條(切碎,酒煮,去骨取肉,焙),胡麻仁三兩,生半夏二兩,真鉛粉一兩。俱炒燥,研為末,和皂莢刺末,一總水泛為丸,如綠豆大,曬乾,入淨磁瓶內。每早晚各服三錢,白湯下。
9.治胎衣不下:皂角刺燒為末。每服一錢,溫酒調下。
10.治小兒重舌:皂角刺燒灰,入腦子少許。漱口,摻入舌下,涎出自效。
11.治頑癬:新鮮皂角刺2500g。將皂角刺搗碎,按熬清膏法熬成稠膏,再加入糖醋少許,使稀稠適度。先用細磁片將癬部白皮刮去,然後將藥膏抹上一層,少時毒水泌出,應注意拭去。每日1次,數次即效,停2~3天再抹第2次。
12.治乳汁不足:皂角刺、王不留行各6g,黃耆15g,豬蹄2只。煎煮至肉爛,去藥渣,吃肉喝湯。
13.治鼻咽癌:皂刺和皂角樹枝360g。煎湯至黃酒色,每日服3次,分2日服完。
14.治瘡癬:嫩皂刺與米醋同煎,塗。
15.鼻塞與鼻腔乾熱:恆春皂莢的粉末少許(約0.1~0.2gm),直接吸聞,輕輕打噴涕為限。(葫蘆網.驗方組)
16.咽喉腫痛,乾咳,咽乾:恆春皂莢約鮮葉1/4~1/3片(約1~3gm)直接口嚼,一日數次。(葫蘆網.驗方組)
17.咽乾,咽癢,痰粘不易咳出:恆春皂莢粉末0.1~0.2gm,口含慢嚥。(葫蘆網.驗方組)
[附註]
1.豆科植物的種子常有毒蛋白或生物鹼或皂苷,千萬不可生食而且生品更不可大量,長期食用。(作者)
2.本品的果莢含皂素,果莢碎片在水中搓揉或搖晃會起泡,可洗滌衣物或油脂,類似肥皂的功能,故名皂莢。(作者)
3.皂莢粉末或碎片對粘膜與鼻腔的刺激性很強,很容易引起打噴涕,及流鼻水,對鼻塞與鼻腔乾熱有立即的緩解效果。(作者)
4.本品國內有些書籍列為台灣特有種,但美國農業部則將台灣皂莢(Gleditsia rolfei)列為華南皂莢(Gleditsia fera)的異學名;而且依中國植物志Gleditsia屬的檢索表,本品完全符合華南皂莢(Gleditsia fera)的特徵,故本文採用Gleditsia fera為學名,以此推論,恆春皂莢(台灣皂莢)應非台灣特有種。(作者)
5.本品在國內屬稀有植物,不常見,可能是因為本品的樹幹具有明顯且長的分叉刺,較不適合當景觀植物的緣故,所以少有人栽種,但本品的樹姿其實很不錯。(作者)
6.本品樹幹的棘刺是中藥材皂刺(皂莢刺、皂角刺)的來源植物之一。(作者)
7.皂刺是中醫藥學裡,以形補形的例子之一,古書記載「其刺銳尖」,可以「直達病所」,「其性開泄」,故常用於癰瘡未潰的肌肉感染症,而不能用於癰瘡己流膿者或孕婦。(作者)
8.皂刺是中醫有名的消腫排膿藥材,近代則大量用於各種癌症的治療,而且相關研究也漸多。(作者)
9.古代中醫有記載嫩葉可當蔬菜食用,對身體有助益。(作者)
10.中醫用的皂莢是採用皂莢(Gleditsia sinensis)發育不正常的果實,豬牙皂則是不育(沒有授粉)的果莢;而本品(Gleditsia fera)的果實「長而瘦薄,枯燥不粘」,傳統中醫並不用,但不表示它沒有效果,只是經濟效益較差。(作者)
11.《本草綱目》記載的皂刺附方,大都用酒煎或研粉(或燒成灰)用,較符合現代成分與藥效的理論,因為皂刺的有效成分水溶性並不好。(作者)
[參考資料]
《台灣維管束植物簡誌》
《中華本草》
《本草綱目》
《中國植物誌》
《台灣豆類植物資源彩色圖鑑》
葫蘆中醫藥專業資訊網.驗方組

相關文章: